第102章 單獨留下(第一更)

作者:王存業
    “州里打算免去我的千戶一職,將我調任回州另行安排,現在州里正在選定新的千戶人選,一旦人選確定,新任千戶抵達,我便要離開了?!?

    李長風面上帶著一抹不舍,沉聲說道。

    什么?!

    聽到這話,原本都滿臉喜色的懸鏡司武者,無論主事校尉力士,全都愣在原地。

    “千戶,您在咱們廣陽郡做的好好的,州里為何要將您調任?難道是因為白蛟的事情嗎?”

    聽到這話,牛銳利忍不住說道:“可這根本就不關您的事啊,若是因此而牽連到你,州里未免也太……”

    后面的話沒說出口,但在場的人都清楚牛銳利未盡之語的意思——太過刻薄絕情。

    “慎言!”

    聽著牛銳利這話,李長風頓時面色肅然:“州里做的決定,爾等豈能置啄?!”

    見眾人仍舊是面色有些不忿,李長風的臉色軟下來,緩聲道:“我是千戶,郡里無論發生任何事,都跳過不我?!?

    “往??だ镒龅煤?,我承擔了響應的好處,那么郡里出了壞事,我自然無法推卸責任。此次白蛟出世,終究還是我監管不力,身為千戶卻沒有事先察覺,這才導致白蛟興風作浪,引發全郡大火,損失無數?!?

    “雖然我們補救得當,算是有功,可在懸鏡司向來是功過不相抵,有過就要罰,有功就要賞,對于補救有功這時,州里會另外給我補償,而免去千戶這事,卻是已成定局,州里鎮撫司已經下發了法卷,無法更改?!?

    說著,便從懷中掏出一張絹書,往半空中一丟,這絹書頓時發出一道金光,懸浮在半空中,與此同時,一道宏大莊重的意識降下,周圍有真真清氣環繞,一陣陣漣漪在空氣中泛起圈圈波紋。

    這絹書,在半空中徐徐展開。

    “廣陽郡千戶所眾人諸人聽令!”

    威嚴的聲音,從這絹書中傳來。

    與此同時,一股威嚴、浩大、磅礴的氣勢也隨之散發。

    見著這幕,聽著這聲音,在場所有人都是心下凜然,隨后在李長風帶領下,齊齊拱手行禮:“懸鏡司廣陽郡千戶李長風率千戶所眾主事、校尉接令,還請鎮鎮撫使大人吩咐!”

    李長風出言,躬身行禮。

    “李長風身為廣陽郡懸鏡司千戶,有著監管全郡,維持郡內平穩之職,如今因管束不言,怠慢輕職,指使白蛟出世以神通禍亂全郡,甚至波及五郡之地,釀成大禍,但念在身為千戶十二年,薄有功績,從輕發落,現免去廣陽郡千戶一職?!?

    “李長風調任回州,面壁三年不得外出,且留守郡內,等新任千戶抵達,交割一應事宜便返回郡內,不得有誤?!?

    清冷的聲音說到這里便消散了。

    金光也隨之隱匿不見,僅剩下那絹書從半空中飄落下來,李長風連忙伸手,將這絹書捧了回來。

    在場眾人緩緩起身,皆是目光落在李長風身上。

    “你們不要這樣,這是鎮撫使大人的命令,我們自當遵從!”

    李長風見眾人這樣,不由開口說道:“等確定了新任千戶的人選,交割完畢后,我就卸任,回到鎮撫司,安心閉關修煉?!?

    說到這,他忽然笑了笑,道:“這次我免去職務回到州里,其實也是我主動要求,說起來這些年,我雖然修為精進,但還是被俗事牽絆了許多……經此白蛟一戰,我有所感悟,已經觸摸到了元丹境界的門檻,說不準等我出關后,便已經成為元丹修士,也算是因禍得福,你們應當為我高興才是?!?

    聽著這話,眾人頓時又是歡喜,又是不舍。

    歡喜的是李長風觸摸到了元丹門檻,不久之后說不準便成為了元丹強者,這是氣道修行者的第三境,相當于武者的宗師境界。

    到了這步,放眼天下,無論在哪,都算是一方強者了。

    而不舍的是李長風任上十二年,對大家頗為照顧,諸多主事校尉,甚至力士都受過李長風的恩惠……這樣的上司,誰都喜歡。

    在加上一起共事這么多年,眼下分別,說不準以后就沒了再見的機會,如何能不黯然?

    “好了,不用做這般小兒姿態,正所謂天下無不散筵席,更何況以后也未嘗沒有再見的機會……等我走后,新任千戶抵達,你們要聽從他的命令,莫要陽奉陰違,與其作對!”

    李長風見大家都有些傷感,不由笑了笑說道。

    “是!”

    眾人都是拱手,行禮。

    “行了,都散了吧,好生修煉,莫要想那么多……顧長安你留下,我還有些事情要和你說?!?

    李長風擺擺手,便讓大家退下,只是最后卻讓顧長安一個人留下來。

    本想和眾人一起離開的顧長安,聽到這話,頓時愣了一下。

    “莫非是晉升主事之事?”

    他心里如此想到。

    在懸鏡司,主要成為先天,便能提拔成主事,按照顧長安想,李長風單獨留下他,估計就是為了這事。

    不僅僅是顧長安,其余眾人也聽到這話,也都想到這一點。

    這是題中應有之意,他們也都沒感到意外,因此當下全都對顧長安微微頷首,隨后便各自散了。

    很快,整個殿內只剩下李長風和顧長安兩人。

    顧長安束手站在原地,氣質卓然,劍眉星目,飄飄然好似天上謫仙,這讓李長風也見了,也不由心下贊嘆,越看越是滿意。

    頓了頓,說道:“顧校尉,如我所料不錯的話,當日在府城前你所覺醒的,應該是神體吧?卻不知是何神體?”

    聽這話,顧長安頓時驚了一下,但很快就放松下來,微微躬身,如實說道:“回千戶話,是點星神體,可上接九天星辰之力,無論修煉斗戰,皆可加持?!?

    “原來如此!”

    聽到顧長安承認,李長風盡管早已知道,卻還是臉上露出笑容。

    “真是沒想到……當初牛銳利推薦你入懸鏡司,我本以為你只是有些天賦,未曾想卻給我帶來這么大的一個驚喜,竟然覺醒了神體!”

    李長風說道:“哪怕在我懸鏡司,能夠覺醒神體者,也才三位,而你是第四位,可謂是天賦卓絕……任何一位擁有神體的武者,懸鏡司都會慎重對待,十分重視?!?

    “而我也已經將你的事情上報了州里,如果不出意外的話,按照州里以往的慣例,定然是將你護送到州里,然后由州里強者護送前往京城,由我懸鏡司的大能強者悉心培養,只是……”

    說到這里,李長風卻頓了頓,似乎有些猶豫。

    ……

    ……
给一个财神捕鱼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