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文學 >> 都市小說 >> 第四百章 故意要接近你(書號:237529

第四百章 故意要接近你

作者:無憂
    何晴雪洗漱過后準備睡覺,誰知道自己的房門被人敲響。家里只有他們兩個人,不用猜都知道敲門的人是誰。

    何晴雪仰頭將桌上的牛奶喝完,然后起身去給唐顧安開門。大晚上孤男寡女同處一室很危險,沒有把自己的任務完成前,可不敢和唐顧安有任何關系。

    打開門后,唐顧安果然站在那里,似乎有些得意,又有些委屈,這種表情看起來讓何晴雪當真驚訝。

    “你站在這里做什么?”

    唐顧安揮揮自己的手,何晴雪立刻皺起眉頭。

    “我受傷了,不能洗澡,你是不是要幫我?畢竟我可是就你受的傷。”

    何晴雪呵呵兩聲,這人現在就用受傷作為威脅的條件,總是使喚她做各種事情。如果不是因為自己體能調整,恐怕她現在也是受傷狀態,他倆誰照顧誰還不一定呢。

    何晴雪望著唐顧安咬牙微笑,唐顧安總覺得這笑容不太友善。不過自己確實現在受傷了,想必何晴雪也不會把他怎么樣。

    “我說的難道不對嗎?醫生可是說過我這傷口不能沾水。”

    “你現在吃飯睡覺洗澡都要由我包了是嗎?”何晴雪拉著他進了自己的房間,反正這人都賴上自己了,若是不幫他的話,他肯定又要找出一大堆理由。“進去,你不是要洗澡嗎?我幫你好好洗洗。”

    最后四個字可是有得非常重,唐顧安能夠想象到何晴雪此時的心理情緒。若是從前的何晴雪肯定會直接和自己鬧起來,不過現在卻極力隱忍。

    唐顧安看著何晴雪所說走進浴室,何晴雪已經幫他放好了水,手指著浴缸,哼笑了兩聲。

    “洗澡吧。”

    “我手不能動,你幫我洗。”

    “我看你是得寸進尺吧。”何晴雪實在是不想和他單處一室,畢竟這人還是非常有魅力的,萬一自己把持不住做出了什么錯誤的選擇,系統肯定要調整整個故事的情節發展。“你受傷的是左手,右手還好好的。”

    “誰說的?我右手也疼。”

    唐顧安看著何晴雪隱忍的樣子,不由得心里大笑。

    “你可是我媳婦,給我洗澡不是正常嗎?”

    何晴雪賞他兩記白眼,這人貌似從沒把自己當成媳婦。“現在知道我是你媳婦了,早干嘛去了?”

    “早你也沒出現呀。”

    何晴雪心里撲通撲通直跳,難不成是他發現了什么問題,自己的性格確實有很大的轉變,若是讓他發現自己和原來的何晴雪根本不是一個靈魂,恐怕會出現很多嚴重的后果。

    何晴雪氣呼呼的將他推到浴缸旁,唐顧安暗示他趕緊給自己脫衣洗澡。何晴雪看著他穿的寬大睡袍,心想你自己手都不能動,怎么把衣服換好了?

    “你這衣服不會自己長手了吧?”

    “我也是這么覺得。”

    何晴雪覺得自己和唐顧安根本不是一個段位,這人耍無賴來比誰都厲害。“你有沒有發現自己臉皮越來越厚了?”

    “沒有。”唐顧安突然轉身將何晴雪推到了浴缸邊上,單手撐著浴缸將她還在自己的懷里。“你不覺得現在的氣氛很……”

    何晴雪的臉紅的像蘋果,低著頭不想和他對視。這個人的目光非常犀利,如果看久了,自己肯定會陷進去。

    “怕我做什么?我又不是老虎。”

    你可是頭餓狼呀。

    唐顧安抬起何晴雪的下巴,不由分說吻了上去。他總覺得何晴雪的味道好像變了許多,時時刻刻都牽動著自己。

    何晴雪并沒有拒絕,畢竟他倆可是正常的夫妻,夫妻間會有什么行為,何晴雪心里明鏡似的。何晴雪得面對自己心上人,肯定會難以自持。她沒有推開唐顧安,反倒是主動摟住了唐顧安的脖子,回應他的吻。

    唐顧安變得非常興奮,可惜一吻結束后,何晴雪推開了他,拉著他的手呵呵兩聲,然后直接把他推進了浴缸里。

    “唐總是不是忘記自己現在是傷殘人士,什么行為可以做,什么行為不可以做,你可一定要分清楚。”

    唐國安被她弄得哭笑不得,這丫頭還真的會折磨人。他若不是抬著手,恐怕現在傷口已經進水了。

    “我現在確實做不了,那就由你來給我洗澡,你可要注意,每個部位都要洗。”

    何晴雪不由分說,拿了沐浴露就往他身上抹,唐顧安悠閑的躺在那里。

    “今天非要折磨死你。”

    何晴雪心里可是恨恨的,不過表面上沒有任何的反應。唐顧安非常配合,讓抬胳膊就抬胳膊,讓抬腿就抬腿,只不過他的目光一直都在何晴雪身上。

    “好了。”

    忙活了半個多小時,何晴雪總算是給她家男人洗完了澡。累出了一身汗,何晴雪認為自己有必要再洗一次。

    “你現在可以回去了吧?”

    唐顧安沒有理會她的話,反倒是在何晴雪的床上躺了下來。“我今天晚上就在這里睡,一個人睡會害怕。”

    這話你都說的出來,何晴雪簡直是想上去揍他一頓。唐顧安可是霸道總裁范兒十足,難道還會怕黑嗎?他這是故意黏在自己身邊,簡直沒有下限了。

    “不行,你趕緊給我出去。”

    “這里可是我的家,我想住在哪里有我的自由。更何況我是因為你受的傷,你必須要在我傷口愈合前,無微不至照顧我。”

    唐顧安拍拍自己身邊的位置,示意何晴雪的趕緊過去睡覺。何晴雪也不想和他多說廢話,掀開被子鉆了進去,背對著唐顧安閉上眼睛。

    唐顧安心里偷笑,然后抬手摟住了何晴雪,何晴雪的身體突然變得僵直,根本不敢有太多的動作,免得事情失控。

    “今天晚上可一定要夢到我。”

    唐顧安嘀咕一句就沒有多說,何晴雪算是徹夜未眠,她倒不擔心發生什么事情,只不過說自己的計劃還尚未完善。

    韓冰已經替何晴雪去辦事,想必用不了多久就能夠有成果,她就等著這些人慢慢上鉤,最后將他們一網打盡。即便唐顧安將來可能會恨自己,但她把屬于自己的東西全部都留給他,算是一種補償吧,至于自己又何去何從,只能聽天由命。

    “怎樣才能把傷害降到最低呢?”
给一个财神捕鱼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