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文學 >> 其他類型 >> 第九章 千里送晶石(書號:237562

第九章 千里送晶石

作者:喝醉的酒鬼
    十多天的時間,白沭除了將石油儲存了起來,并沒有再做其他的事情,因為吃完餃子那一晚,卯無憂來到了白沭的房間,對著白沭說了很重要的一番話。

    “你的修為,太低了!”

    對,白沭硬生生將副本類游戲,完成了塔防類游戲。

    只顧著制造一些對于這個世界的修士來說,無關痛癢的東西,卻忘記了這個世界的核心。

    自吞天離開之后,他的修為便進步的很慢,若不是碎星術一直都在運作,說不定他的修為早就停滯不前了。

    早就沒有吞天帝君幫自己修煉了。

    白沭在十多天前終于意識到了這一點,開始潛心修煉了起來。

    清晨,一縷陽光灑落床畔,白沭逐漸醒了過來。

    揉了揉眼睛,來到了窗臺將窗簾完全拉開,白沭這才發現外面終于下雪了。

    鵝毛般大小的雪花飛舞著,覆蓋了遠處的樓房,也遮蔽了白沭的視線。

    廣陵的冬景,并不比姑蘇差太多。

    還有幾天就要過年,作為姑蘇郡第二大城市,廣陵城內忙碌了起來,街頭巷尾都站滿了人。

    “大娘,我這幅字若是裱起來,放在國都朱雀大街里賣,最少也得三兩黃晶,你出十文彩晶,我連一只燒雞都買不了,你再加點!”

    “大什么娘!老娘年芳卅七,你會不會說話!賣不賣,不賣我就走了!”

    “唉~讀書無用,讀書無用??!”

    最終,這個書生為了果腹還是賣掉了自己書寫的字畫,他接過十文彩晶搖了搖頭,而后走向不遠處的包子鋪。

    “兩文錢一個?你怎么不去搶?”

    看到包子的價格,這個書生倒吸了一口涼氣。

    “嘿!瞧你這話說的,這快要過年了,什么東西都在漲價,我一個賣包子的若是不漲價,還怎么過年?

    再說了,我這包子,一個頂飽,你上哪尋這么好的包子?”

    走在繁華的街道,落魄書生痛恨著世道不公,期盼著天火墜落,能夠將凡塵俗世全部淹沒。

    可他沒想到,自己的愿望是那么的靈驗。

    忽然間,尖叫聲在人群中傳播了開來,順著人群的目光,書生抬頭看向了半空,一個最少百丈寬的火球,快速的墜落,似乎下一秒就會砸向廣陵城。

    落魄書生頓覺尿意橫生,后撤兩步癱軟倒地,而后兩腿一緊,褲子濕潤了起來。

    廣陵城東,科學院內,一眾人也已經發現了異象,衛帝在第一時間急速飛馳,以最快的速度趕往廣陵城。

    只見衛帝脫掉大氅,而后擼起袖頭,捏起法印朝著自己的胸口一按,一道紅光瞬間包裹住了他的軀體。

    “跟老子玩火,我倒想看看你有多強!”

    說罷,衛帝右手捏拳,而后縱身一躍,似是想以血肉之軀,抵擋住這個巨型火球。

    “轟~”

    火球受到了衛帝的沖擊,四分五裂的分散了開來,還好科學院的戰斗部終于趕到,這才將四散的火球遮擋下來。

    火光終于消失,此刻的衛帝赤發紅眉,凌空而立,像極了搜尋著獵物的殺神。

    就在這時,一個熟悉的身影出現,這讓衛帝徹底憤怒了起來。

    “血虎?你特娘的在干什么!”

    來者正是古云的舅舅血虎,他見衛帝之后聳了聳肩,嬉皮笑臉的說道:“抱歉,沒想到這是你的地盤?!?

    “我的地盤?這里可是姑蘇郡!你就不怕蘇不知殺了你嗎!”衛帝惡狠狠的說道。

    “當然怕啊,不過有些事,需要我過來試探一下,沒想到你先出來了?!?

    “試探?試探什么?”

    “這不聽說無邪宗封山了嗎?噬魂老鱉有點不相信,就讓我過來試試水?!?

    無邪宗封山了!

    衛帝突然覺得,事情有些不大妙。

    年關已知,無邪宗為何選擇在這個時間段封山?

    “就算無邪宗封山,姑蘇郡大大小小宗門還有十多個,豈是你能隨意挑釁的!”

    說著,衛帝右手捏拳,朝著血虎揮舞了過去,可血虎也不應戰,而是朝著側面邁了一步,很是輕松的躲開了衛帝的攻勢。

    “別急啊,你們又沒人受傷,我走便是了?!?

    “走?當初若不是你阿姊求饒,你早就被施以極刑,今日我看還有誰給你求饒!”

    話雖這樣說,但衛帝并沒有輕視血虎,抽出腰間的斧頭,左劈右砍,數百道火原力細線憑空出現,朝著血虎的房間罩了過去。

    “呦,鎖仙陣?這是第幾式?我咋不怎么熟悉?”

    血虎吊兒郎當的說著,但內心卻是慌得一批。

    在他的設想中,無邪宗的人絕對會出面,卻沒想到來了這個家伙。

    論大觀界中誰最不講前面,曾今的無邪宗尚衛尊者,現如今的涼河三怪之首衛帝,絕對能排的上名號。

    鎖仙陣作為無邪宗必須的一個功法,其獨特之處非比尋?!?

    這些原力細線像是張了眼睛,任由血虎如何躲藏,很快就能籠罩過來,這讓血虎不得不全力應對。

    “大灼炎!”

    兩團火焰自血虎鎧甲之上,那只老虎的雙眸之中激射了出來,終于將原力細線牽引到了一旁,而后劇烈的爆炸起來。

    “我只是個斥候,放我走?!?

    血虎舉起了雙手,擺出了投降的姿勢。

    “給個理由,我衛三郎不是蠻不講理之人?!毙l帝顛了顛手中的斧頭。

    聽到這句話,血虎的嘴角不禁抽搐了一下。

    給個理由?給個好處才對吧!

    誰人不知你衛帝有個“掠奪者”的稱號?還特娘的掠奪者那么好聽,不就是個土匪嗎?

    隔了許久才,血虎才說道:“歸元上品獸靈晶兩顆,足以讓你的兩個小輩,提升一個大等級?!?

    “少了?!毙l帝不屑地說道。

    “少了?不愧是掠奪者,我魔族眾人都要甘拜下風!在加兩塊歸元上品獸靈晶,這是我的極限?!?

    “極限?獸靈晶對你們魔族來說,是第一所需物品,我可不信血虎尊者只能拿出,四顆歸元上品的獸靈晶。

    這樣吧,我也不貪心,四顆歸元上品的,兩個虛空級別的獸靈晶,不行我就打,我可能弄不死你,但你別忘了這是大夏姑蘇郡,法公堂估摸著也快要到了,你看著辦!”

    千里送晶石,情輕禮品重。

    衛帝很是開心的接過六塊晶石,血虎卻是含恨而去。。

    雖然血虎很是心痛,但他很快就得以釋懷。

    確定了無邪宗封山的消息,比任何事情都來的重要!
给一个财神捕鱼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