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往前走,我帶你們去拿寶貝!”

作者:山有狡童
    “往前走,我帶你們去拿寶貝!”

    樓雨眠聞言往前走去,而玄示突然拉住她的手臂,冷聲問道,“你去哪?”

    樓雨眠一臉莫名看向他,“劍心不是說往前走么?它要帶我們去密室?!?

    玄示蹙了蹙眉,將握著樓雨眠臂膀的手放下來背于身后,這才淡淡說道,“劍心融入你體內后,我們無法聽到它的話,下次它同你說什么,先跟我說,免得它將你騙了去?!?

    “臭小子胡說!我從不騙人!這小子不安好心,定是嫉妒你有了我這等獨一無二的‘劍心’!”“劍心”在樓雨眠腦海中怒罵起來,嘰嘰喳喳將樓雨眠吵得頭疼。

    她不得不在腦海中說道,“你閉嘴,若是在吵吵嚷嚷,我便將你趕出來?!?

    “劍心”聞言立刻慫了,沉默了好一會才諂媚道,“別生氣呀小姑娘~是我不好是我不好~我不該說他~”

    樓雨眠扶了扶額,并不想理會它,只轉身對眾人道,“跟我來?!?

    玄示并未將玄色長劍收回體內,而是握著劍走到樓雨眠身側,同她一起往前走。

    樓雨眠的目光被他手里的長劍吸引,劍身比尋常的劍要長許多,通體玄色,不含一絲雜色,在刃處隱隱泛著紅光,像是剛飲滿了血一般,透著隱隱的妖邪之氣。

    樓雨眠不由開口低聲問道,“玄示,你的本命劍叫什么?你的劍也有劍靈?”

    玄示一愣,他抬了抬握劍之手,淡聲道,“它叫‘留情’。嗯,劍靈與本命劍的靈識不同,它不但能同主人交流,還能化形,若是以后你將‘劍心’融入本命劍,你的劍,也能化形?!?

    樓雨眠心念一動,看來劍靈是非常稀少之物,只是不知為何玄示會有?再者,玄示看起來冷心冷情,怎么本命劍叫了這么個多情的名字?

    而后方的曲晉恰好聽到,他面色恍然,世人只知劍尊手執一柄普普通通玄鐵劍,卻從未有人聽過他本命劍的名字,原來,無情劍尊的劍,竟是叫“留情”么?而且,劍靈這種東西,還真是聞所未聞!

    而樓雨眠則仰頭看向玄示,一臉疑惑道,“這名字不是你取的吧?”

    玄示面上浮現懷念之色,他淡然說道,“是我師父取的?!?

    “你師父定是見你平日太冷漠了,所以給你的本命劍起了這個么個名字?!睒怯昝咻p笑了一聲,也不知是哪位長老這般惡趣味,劍修的話,莫非是玲瑯長老?

    玄示聽了這話沉默良久,他淡漠的眸子里劃過一絲哀慟,他低聲道,“莫要說了,安心趕路?!?

    樓雨眠瞄了一眼玄示,雖然從他面上辨別不出什么,但她總覺得玄示話里帶著些微難過,不過他都這般說了,自己也不好繼續窮追不舍問個明白,便點了點頭,默不作聲繼續往前走。

    眾人往前走了沒一會,甬道出現了幾個岔路口,樓雨眠問了“劍心”后,便按照它的指引走進其中一條甬道內。

    幾人也不怕“劍心”騙他們,若說玄示不在他們還會憂心幾分,但看“劍心”怵玄示的樣子,總覺得心里踏實很多。

    倒是“劍心”有些憋不住了,趁著指路的空隙時間悄么么問道,“小姑娘,我問你一個問題唄?”

    樓雨眠沉默了下,在腦海中回應它,“要問就問,其他人又聽不到你說話,作甚一副怕被人聽了去的語氣?”

    “劍心”嘿嘿一笑,“這個不重要,我問你,你同那個男人是什么關系?”

    “普通朋友,怎么了?”樓雨眠心里一顫,冷聲說。

    “嘁~普通朋友豈會這么緊張你?只恨沒有將你圈在懷里護著了!你老是說說,你一個筑基期怎么會認識大乘期,而且,嘖嘖嘖,這個大乘期明顯對你有意!”“劍心”在樓雨眠腦海里八卦了起來,時不時發出怪笑,聽著怪滲人的。

    大乘期?

    玄示竟是大乘期?

    樓雨眠未回“劍心”的話,而是雙眉緊鎖一點一點撥開心間的迷霧,玄示從來不與她說自己的事情,修為方面,她只知曉玄示修為高深,并不清楚他到了何等境界,而無情閣里,擁有大乘期的修為,除了她師父安歌外,只有一人......

    不可能!

    劍尊大人日理萬機,豈會每天來尋她這個無名小卒,況且,劍尊大人修的無情道,冷心冷情,更不可能對她有那般之情!

    定是這個不靠譜的“劍心”弄錯了!

    “你莫要瞎說,玄示怎么可能會是大乘期,若他真是大乘期,那先前追擊魔族的時候,早在進入秘境之前就將魔族斬殺了!”樓雨眠在腦海中反駁“劍心”,“除非闖入秘境的魔族也是大乘期,但若真是這樣,我們幾個在遇到魔族之時早就灰飛煙滅了!”

    “劍心”沒想到還能牽扯出這么些事,連忙豎起八卦的小耳朵急聲道,“仔細說說,什么個情況?”

    樓雨眠迅速將他們先前的遭遇說了一遍,“劍心”聽了“嘶”了一聲,隨即喃喃道,“不可能啊......莫非你這相好的受了傷......”

    樓雨眠光聽到“相好的”這三字了,她的臉一瞬間變得通紅,不停在腦海中叫著讓“劍心”閉嘴,而一旁玄示自是注意到她臉色的異常,連忙抬手搭著她的腕脈問道,“怎么了,是不是‘劍心’有異動?”

    在樓雨眠的鎮壓下,“劍心”嚷嚷著“我這么老實還怪我,分明是這小姑娘不經逗!”往丹田里縮了縮,好一會才閉了嘴。

    樓雨眠紅著一張臉抬頭看向平平無奇一臉莫名的玄示,挪開了雙眼,她低聲道,“無事,是‘劍心’瞎說了一些話,我當真了?!?

    玄示皺了皺眉,他將手收了回來冷聲道,“你若再瞎說,我便直接將你從她體內剝離出來,你知曉我能做到?!?

    “劍心”感受到了威脅,它不忿地嘖了一聲,嚷嚷道,“行了行了,不說就是了,你這小姑娘怎么還告狀呢?瞧我打不過他很好玩是么?”

    樓雨眠輕輕勾了下唇,并未理會“劍心”的話,而是對著眾人說道,“‘劍心’說了,再往前走一段距離,左手第二個入口便是密室,我們快些過去吧?!?

    眾人早就看這千變一律的甬道煩的不行,聞言紛紛繞過樓雨眠加快了趕路的步伐,樓雨眠只覺好笑,不由抿嘴笑了起來。

    這嫣然一笑落入一直盯著樓雨眠的玄示眼里,也悄無聲息落在他的心湖之上,濺起一圈淺淺的漣漪。

    玄示垂下眸子,淡淡說道,“走吧?!?

    樓雨眠點點頭,同玄示一起跟了上去。

    而樓雨眠體內的“劍心”是可以感知外界的,方才玄示的反應全部被它捕獲,它藏在樓雨眠的丹田之中小聲嗶嗶道,“嘁~還否認,也不看看他看你的眼神是什么樣的......”

    樓雨眠只覺“劍心”在碎碎念著什么,并不能聽清楚,她不由在心里問道,“你在說什么?”

    “劍心”一抖,整個球縮成一團喃喃道,“沒事沒事,你聽錯了!”

    見它這般說了,樓雨眠也懶于管它,只跟在眾人身后穿過左邊第二個入口,又往前走了一小段距離,只見前方隱隱傳來微弱的光芒,隨著距離愈來愈短,光也愈發明亮,當所有人都踏入一片光團之中,出現在幾人眼前的便是一個嵌滿夜明珠的仙府!

    “劍心”哈哈一笑,又得意起來,“看吧,我可沒騙你們!要拿的都隨意??!這里都多少年沒人來了,按理來說這些都是我的所有物!全給你們了,就當帶我出去的謝禮!”

    樓雨眠哭笑不得轉達了“劍心”的話,心性不定的幾人早就躍躍欲試,見狀紛紛歡呼出聲,撲到仙府里找起寶貝來。

    曲晉自是不敢在“劍心”面前多說什么,何況他祖上都仙逝一千年了,按八方界的規矩來說,多年無主的仙府誰找到就屬于誰,他見“劍心”竟這般大方,不由露出欣喜之色,沖樓雨眠拱手道謝后,也跟在邊山隱身后翻找起來。

    還別說,這仙府真藏了不少寶貝,稀有礦石便不必說了,雖比不上外面的星雷礦,但拿出來也能叫人眼饞不已,邊山窕自是忙活開了,要不是看其他人都忙活開了,她都想叫他們來幫忙一起挖采。

    各種生機勃勃的珍稀靈株在仙府里頭一塊被陣法蘊養的田地中生長著,狐言不由露出一副財迷表情,連忙化出人形掏出小鏟子一臉喜笑顏開撲了過去,他還不忘扭頭對束女叫道,“束女!快來幫我!待我拿出去全賣給靈蓮谷的人后,分你一半呀!”

    束女愣了下,隨即笑顏一展,從乾坤袋里拿出鏟子走了過去,蹲下來同他一起挖起來,“小狐貍~奴家可不太會呢~你倒是說說,要如何采集呢~”

    “哎呀!挖壞了!你先停手,我跟你說,這個靈株千萬不能傷了根系,從旁邊挖土,然后一點一點往里挖,若是斷了一條根,這藥性就要大打折扣了?!焙园櫰鹨粡埿∧?,束女這第一鏟就將一株靈草給鏟斷了!

    但是看著束女面上露出一絲歉意的神色,他心里突然一疼,連重話也不敢說,只得耐心教導起來。

    束女了然點了點頭,伸手將垂落下來的長發挽至耳后,低下頭繼續小心翼翼擺弄著手里的小鏟子。

    狐言歪著頭盯著束女的側顏發起呆來,他怎么先前從未覺得,束女這般好看呢?

    好看得叫他,挪不開眼。

    束女感覺到狐言的目光,她扭過頭一臉疑惑看向狐言,狐言回過神來,帶著一臉羞紅假意咳了咳,連忙低下頭繼續挖靈株。

    最后只剩樓雨眠與玄示仍然站在原地未動。

    樓雨眠仰著頭看向玄示,好奇問道,“你不去看看有什么你需要的寶貝么?”

    玄示用淡漠的目光掃了一圈仙府,隨即低下頭看向樓雨眠,他慢條斯理道,“除你體內‘劍心’屬于上古時期的寶物外,這些只不過是筑基或金丹所需之物,于我作用不大?!?

    樓雨眠面露疑惑,“這仙府原主人應當也是大乘期了吧,為何這里全是金丹以下所需之物?”

    玄示面對樓雨眠時似乎有用不完的耐心,若換了旁人,多問一句都會被他冰冷的視線洞穿來。

    玄示淡然解釋道,“散修不像我等有門派庇佑,他們往往不會拘泥于一方之地,會隨著自身修為增加重新選擇一方靈力充裕之地建立仙府,想來這里是原主人臨時藏匿‘劍心’之地,只是不知為何他會將此遺忘?!?

    樓雨眠用青蔥般白嫩的手指點了點朱唇,猜測道,“是不是,原先的銀楓秘境是任何人都可以進入的,只是不知從何時起,筑基以上便無法進入了,除非同那魔族一樣使用非常手段?”

    玄示點了點頭,“或許,但千年前的事情我等已無從得知,不必受其困擾,你還是同他們一起去尋些寶貝傍身的好?!?

    但樓雨眠在原地未動,她沉吟片刻在心里問起“劍心”來,“你最熟悉這里,你說說,有什么寶物是適合我的么?”

    “劍心”在樓雨眠丹田之中翻了個白眼,若它現在在外面定然蹦起來砸向樓雨眠的頭,“你有了我還想著其他寶貝!光是我一個就比得上這里所有的寶貝了!你這女人怎的這般花心!”

    樓雨眠面上一頓,不欲與“劍心”多說,而是仰起頭告狀,“‘劍心’說我見異思遷,有了它還想著其他寶貝!”

    玄示眉梢一挑,抬手扶著樓雨眠的腕脈將一縷神識打入樓雨眠體內,神識順著脈絡一路潛入丹田,找到“劍心”后沖著它就是狠狠一抽,叫“劍心”痛呼出聲,“你們,你們欺人太甚!”

    樓雨眠輕笑一聲,玄示的神識在欺負完“劍心”后就乖乖撤離了出去,并未對她造成任何影響,她在心里有恃無恐道,“莫要以為別人聽不到你的話,就沒人收拾你了!”

    “劍心”氣呼呼扭過身,但隨即想起樓雨眠根本看不到,它連忙大聲冷哼,然后尋了個角落躲了起來,打算不再理會樓雨眠了。

    樓雨眠被“劍心”逗樂,分明是個上萬年的老祖宗了,怎的還同小孩一般鬧脾氣?

    玄示伸手碰了碰樓雨眠的肩頭,示意她去尋些寶物,即使不用于自身,也可以拿去換靈石的好。

    這時,邊山隱的驚呼聲自仙府里響起。

    “看我發現了什么!”
给一个财神捕鱼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