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文學 >> 其他類型 >> 第138章 靈臺方寸山(書號:237574

第138章 靈臺方寸山

作者:肉芝
    你不和我搭口,那就換我主動些吧!

    樵夫將斧頭挽了一個花式,插在束腰的蠶絲錦帶上,抬手挽留道:“好猴兒,夜間行路,離了群,莫不是迷了路?”

    常峰理也不理,如扛山行,哪怕面前大佛威嚴,他也心思漸入空靈。

    樵夫眉一挑,罵道:“好個不曉禮數的猴兒,我拙漢好心想要與你指路,何故如此冷漠?莫非不屑理會我這下等之人?”到底是大勢至的化身,心思靈敏,打定主意,若不結個好緣,那就與他結個惡緣,待他因果了結之時,這猴兒還能翻天不成?總要分出一絲氣數靈蘊與他!

    常峰:“......”繼續無言。

    那化身惡念一起,衠鋼斧落入手中,“我曾聞人說,有鬼猿行于林間,不言不語,卻是食了兒童心肝,傷了天,害了理,乃大惡的鬼物,我看你這猴兒與那鬼猿有幾分相似,快快張口讓我瞧瞧,若不然,定叫你分尸八段!”

    說話的功夫,常峰已經走出去十丈遠了。

    “哼!鬼物心虛,你果然有問題!食我拙漢一斧!”樵夫抬手擲出斧頭,沒敢往那要害地方去,只朝著常峰的小腿,這一下,只為結怨!

    正沉浸在異常狀態中的常峰感覺到了那股銳氣,眸中銀光一閃,霍然扭頭,雙目射出金光照亮黑暗,順勢刺入樵夫眼中。

    “好亮的光!似是某種靈眼!”樵夫本能抬手一遮,到此刻他也沒敢使出超越凡俗的偉力,生怕對面的猴子起疑,可惜這份畏手畏腳卻害了這具化身。

    “移星換斗!”

    三尊妖仙加持,全力發勁,一束星光自天垂落,一下穿透樵夫的身體,接著珍獸圖錄一卷,將樵夫卷走,林間恢復平靜,只有一具干尸被抖落出來。

    常峰的目光恢復清明,臉上帶著古怪,因為他的圖卷上再次多了一個身影,還是人形的,地仙修為的那種,“人形的,怎么也被烙在珍獸圖錄上了?”他有了個大膽的猜測。

    但現在可不是深究的時候,他盤坐下來,平靜心靈,讓自己再次進入那種奇妙的狀態。

    ......

    極樂下方,靈山之上,正在參加法會的大勢至手微微一抖,輕輕悶哼,臉上的慈悲笑意變得不三不四,似有殺意,又似有目標達成的喜悅,“緣,妙不可言,毀我一具化身,不知你這妖孽該如何償還!”

    他轉頭望向另一個方向,那是東土方向,此間有一條通天之途,關系三界命運,雖還未顯現,但他已有借口屆時親落一子了。

    另一邊,常峰也已調息好,走出深林,踏上一條羊腸小道,一步一腳印,行至七八里,斜月三星洞已然在望,像是黑夜中的螢火蟲,煙霞散彩,日月搖光,含煙一壑色蒼蒼。千株老柏,萬節修篁,帶雨半空青冉冉。

    門外奇花布錦,橋邊瑤草噴香。石崖突兀青苔潤,懸臂高張脆蘚長。時聞仙鶴唳,每見鳳凰翔,聲震九皋漢霄遠,翎毛五色彩云光。玄猿白鹿隨隱見,金獅玉象任行藏。

    萬物祥和,仙氣隱隱,果是個靈福之地,仙家應居之所!

    但詭異的是,常峰卻望見那洞府上有金光大佛端坐,手中捏著一個成型的青澀果子,對他詭異笑著。

    “繼續笑吧!看你能笑多久!”常峰低下頭,駝著背,一腳踏在那石階上,嗒!石階粉碎,又一腳,第二個石階依舊粉碎......行復所至,亦復如是,這是在檢驗不滅妖軀,他也因此而悟,“要想修成無上法,就要擔得起無上劫,而眼前的靈臺方寸山,正是我最好的磨刀石!”

    自第三步開始,一步破一境,氣息直轉而上,一點也不虛浮,因為他的根基早就鑄好,哪怕支撐他立地證就圣位也不會根基不穩,他所缺的只是法,現在這一點正在補上。

    斜月三星洞內,祖師臥室內,那準提善尸正望著常峰的一舉一動,“乾坤萬劫磨礪成的仙胎,生就混元體,一意合先天,若無末法劫,當證大羅果啊,如此英俊人才,合該往我西方去?!?

    他一甩拂塵,“童兒~”

    白光閃過,一個豐姿英偉的仙童立在室內,這童兒可不簡單,乃是佛祖護法韋陀所化,當年西方二圣還未證就圣位時曾侍奉在準提身邊,那根加持神杵就是他獻上去了,得賜西方妙法和一根降魔杵,算是真正的圣人心腹,什么好事都不曾落下他,奈何資質差了,到現在也就是大羅金仙,無法更上一層。

    “師父?!毕赏瘓淌中卸Y。

    “嗯,那山腳下來了個尋道的,你去把他接引過來,莫讓他再胡鬧了?!逼刑嶙鎺熣f道。

    “是~”

    仙童出門駕云,一息落在常峰面前,“那猴兒,你可是來尋道的?”這音震九天,如當頭棒喝,一下把常峰從緊要關頭給捶了出來。

    “嗯?是如何不是又如何?”常峰抑住心頭火氣,桀驁的道。

    “我家師父才下榻,正欲休息,卻突然喚我,言山下來了個尋道的,讓我前來接引,想必就是你了,還請上云?!毕赏槐安豢旱牡?。

    常峰不愿上云,“我有腳,自己走上去便可?!?

    “那可由不得你?!毕赏渑垡凰?,卷起常峰直入洞天,越過層層深閣瓊樓,珠宮寶闕,進入那一間靜室幽居處,菩提祖師正團座榻上。

    仙童上前一禮,“師父,那人帶來了?!?

    “嗯,你先下去吧?!?

    “是~”

    待仙童退下,菩提祖師起身,“你這猴兒,不是一心求道嘛?如今見了我為何反倒躊躇不前?”

    “未有躊躇,晚輩此來非是求道,只是因為不得不來,所以才來到此處,若可以,還請祖師高抬貴手,放我逍遙自在?!背7逯苯雨U明來意,雖然他也知道這要求沒有什么可能性,但總要試一下。

    “你到知道的多?!逼刑嶙鎺熍e步走到常峰跟前,“那你可知這天地間有多少雙眼睛盯著你?又知道這一劫有多重要?猴兒啊,漫天仙佛,諸多神圣是不會放手的,這就是大勢,我且明白與你分說,安然受用此劫,劫過之后大羅有望,若逆大勢,你圖圇不剩啊?!?

    “沒得選?”

    “還抱其他希望嘛?你如此資質,應該明白才是,算了,還是與另一個你說吧?!逼刑嶙鎺熞凰Ψ鲏m,那陰陽逆轉,石猴首次在這夜間蘇醒。

    菩提祖師感嘆道,“一體雙魂,卻又渾然一體,也是世間罕見,若能合二為一,立證不滅神魂啊?!毕氘敵跛咀鸷蛶熜譃榱俗C這一步,可是費盡心機,若無鴻蒙紫氣之助,也未必能成。
给一个财神捕鱼网站